北方鞋都三台:偷师晋江 老板不识阿玛尼

2018-02-03 12:13 网络整理

三台这边就先做出来了”。

2000年后,福建淘汰下来的旧设备逐渐进入三台,原本依靠纯手工制作的三台鞋厂开始有了流水线生产,产量和质量大幅提升。尽管距离晋江的一线品牌仍然遥不可及,但晋江的中小鞋企们此刻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三台的威胁。

“非典以前那边还不太把我们当回事,后来听到三台口音的人,就会高度警觉。”晋江人还没反应过来,三台人已经在北方中低端市场里打下了根据地。

三台的反击

刘全胜的鞋厂在三台已经颇具规模,不仅拥有两条生产线,还在辽宁和山东开设了几家经销商专卖店。前年,他在镇郊包下20亩地,准备大干一场,来次质的飞跃,从批发市场打入店铺零售。他已经多年未曾去过福建。

2010年开始,只要出得起价钱,三台已经能够通过正规途径,在市场上买到和晋江同步的制鞋设备和原始设计,空间壁垒被彻底打破;与此同时,国内制鞋业陷入低迷,前期依靠资本运作快速扩张的晋江鞋企陷入集体困境。在三台老板们眼中,这个曾经膜拜的学习榜样,成为了反面教材。

“德尔惠的鞋我研究过,质量不错,他们破产肯定是老板心思用在了其他地方。”刘全胜认为,丧失创业期的专注,是晋江鞋企没落的决定性因素,而敬业精神,又恰恰是三台的最大优势。

去年冬天,刘全胜出差北京,刚过省界,感觉到气温比往年更低,他本能地打电话回工厂,要求所有鞋款立即加厚,“每双鞋成本增加了三块钱,但很快供不应求,价格涨了十几块”。

“以前是生产决定市场,现在是市场决定生产,必须要紧盯潮流,就算是丁世忠(注:安踏创始人、董事会主席),不去亲自监督款式,安踏也活不下去。”刘全胜每天工作到凌晨两点,从鞋底到鞋面,从款式到材料,亲力亲为,随机应变。在他看来,晋江的周期订货会模式已经不能满足需求变化,小快灵的打法才能适应市场,“连安踏也在建设快速生产线”。

去年,刘全胜在广州因为不知道阿玛尼,被售货员嘲讽了一番:“连这都不认识还做鞋!”这彻底燃烧了他心中潜伏已久的那个小宇宙:跳出晋江。他想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回到三台,立马注册了一个新商标。

将品牌突破和产业升级纳入下一步规划,已经在三台发展较好的头部鞋企中形成共识。2016年,天宏股份(837702.OC)登陆新三板,成为三台第一家触电资本市场的鞋企,同时,它为其旗下潮鞋品牌请来赵丽颖代言;今年1月,三台产量最大的鞋企亿兆,签约赵忠祥作为旗下老年健步鞋品牌代言人。

“以前只知道把鞋做好,不知道营销,未来肯定是要做大,做出品牌,开发电商和专卖店模式,但速度不能过快,产品要能够跟上节奏。”刘全胜认为,三台鞋厂已经追平了国内中线品牌,但他也承认,与安踏这样的一线品牌相比,三台鞋仍然全方面落后。尽管开始邀请明星代言,但在广告宣传上,三台老板依然守有心理防线。

刘全胜暂时不想请来明星代言,他想把产品做好一些再出手,这个过程他预计需要三到五年。

北漂福建人

工艺、设计、范例、教训,晋江“跌倒”后,人才成为了他们留给三台的最后一笔财富。

2010年后,三台部分规模鞋厂的升级转型开始陆续起步,规模扩大后,以家庭为单位的管理模式难以为继,于是,大批晋江背景的鞋企高管作为最后一块拼图,被高薪挖到了三台。现在,三台拥有两条生产线以上的鞋企中,有90%的管理人员来自福建。

“这边给出的待遇,比晋江高出30%。”丁伟是土生土长的福建人,从事制鞋行业23年,服务过晋江两家上市鞋企,目前在三台一家较大规模的鞋企担任总经理——“晋江的萎缩和三台的扩大”,让他五年前决定北上。

对于两地的差距,丁伟有心理准备,但初到三台,工作的难度还是让他大吃一惊。“工人每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光是整治打架问题,他就用了一年时间。“车间不规范、品质不规范、工艺不规范、管理不规范。”丁伟说,单是企业管理规范上面,三台当时比晋江至少落后十五年。

“德尔惠和喜得龙的高管我几乎都认识,他们老板已经不打算拿鞋来赚钱了,做做地产,炒炒股票,想用钱来赚钱。”尽管三台起步低,眼界没有福建开阔,但老板更加稳重和务实的态度,以及对自己工作的全力配合和求贤若渴,让丁伟受宠若惊,他坚持留了下来。

福建龙岩人士孙明从事制鞋业十五年,在晋江和温州都待过,他三年前来到三台,在当地另一家规模鞋企担任设计主管。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