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蛙》红什么?看新一代手游淘金密码

2018-02-09 16:44 网络整理

你的手机,是否也悄悄出现了一只不起眼的「小青蛙」?短短一周,台湾的社群媒体,几乎都被牠洗版,牠是来自日本的手游《旅蛙》。

玩家在游戏中,看起来是在圈养一只宠物蛙,但真正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帮牠准备旅行用品。以「幸运草」购买便当及旅游配备后,玩家只能被动等待,看小蛙是决定继续赖在家中,还是启程上路。在不具游戏主导权下,却仍有超过2千万名以中国为主的玩家被成功收服,每日痴痴挂心自己的「蛙孩」状态。

更令人困惑的是,这一只电子宠物蛙,不只造型平凡,更处处违背手游成功的方程式:「零炫技」,没有华丽的版面设计;「零互动」,主人只能被动的看小蛙自己出门、回家;「零目的」,不竞赛、不争榜,玩家在游戏中获得的奖励,只有小蛙寄回家的明信片及土產。但这只「三零蛙」,一问世就在2个月内霸占中国手机免费游戏榜首,以下载量初估,内置广告就创造单日人民币300万元(约合新台币1400万元)的营收。

究竟是《旅蛙》颠覆了传统手游的成功模式,还是这一款看似偶然暴红的小兵,其实隐藏着新一代游戏精算下的成功秘诀?

不重剧情、操作简单

轻型路线掳获女玩家的心

去年《中国游戏產业报告》统计,女性手游用户数已成长至2亿7千万人,占全体市场约5成。相较枪击、追战,女性玩家则更偏好休閒游戏,而《旅蛙》的低技能及萌系画风,是成功打入女性市场的主因。

事实上,在《旅蛙》暴红前,先在中国刮起旋风的是一款名为《恋与制作人》的虚拟恋爱游戏,其中有9成玩家是女性。这个过去一向被市场认为是「隐性淘金地」的族群,也为该款游戏贡献出最高单日人民币2千万元的惊人营收。

「现在的手游逐渐分流成两条发展:一是越做越大,一是越做越简单。」台北电玩艺术策展人,现于交大教授电玩相关课程的梁世佑分析。翻看近年在中国的火红游戏,「轻型化」已是其中最大的共通点:无论是降低游戏技能的《王者荣耀》,或是着重剧情发展、操作简单的《恋与制作人》,都再再显示现今的游戏產业,已由过往重竞技专业的路线,发展出另一条「轻」潮。

旅蛙的「三零」特点,与「好大喜功」的游戏相比,看似缺点,但在面对轻型玩家时反而成为优势。以被动等待的设定为例,看似违反常理,实际上则代表玩家无须花过多时间在游戏上,就能够填满零碎空檔,正好符合了现代人忙碌的娱乐需求。

开发团队仅有4人

抓住乐趣需求,简单致胜

此外,《旅蛙》在游戏中,结合了日本各地的着名景点及伴手礼,不论是名古屋天守阁的明信片,还是青森县的特產煎饼,都成了玩家间的话题。尤其轻型游戏的生命周期短,若能与现实获得共鸣,游戏的耐玩度便有机会延长。

中国《京报调查》趁热做了《旅蛙》的线上调查,即使六成受访者不看好,却也有四成感觉到游戏中的「魔性」,即能与现实產生连结。虚实融合的设定,也能在简单不过的游戏中,埋下足够续航力,让玩家不轻易点下「解除安装」键。

创造出《旅蛙》的,是一间名为Hit-Point的小公司,其中开发团队只有4人,制作成本甚至不到新台币230万元。就连负责人上村真裕子接受中国媒体《新京报》採访,也表示对于暴红不曾计画,更像是做出一款「自己喜欢」的游戏。

反观台湾,手游的消费潜力惊人,也有电竞选手登上国际舞台,却少见一鸣惊人的原创作品。日前现身台北国际电玩展的Google Play亚太区总经理桑德斯(James Sanders)看好数位化应用发布平台(包括数位媒体商店)在台湾的发展,上线才五年就已跻身全球前五大市场,却也忧心台湾的应用程式开发者「缺乏学习资源」。相较于全球75%的开发者透过大专院校课程学习,台湾的比率只有2%,56%都是靠自学为管道。

当「越做越简单」成为新一波的游戏浪潮,说明游戏不见得要重视目的或功能,关键是抓住玩家对「乐趣」的基本需求。不必然如《王者荣耀》重视夺冠,也不强求《恋与制作人》以大量现金买游戏资源的模式来持续开发,台湾开发者仍有机会小兵立大功,诞生出下一个细水长流的发烧作。

【更多报导】

文章来源:地震了!第一个动作是开门,免得房子变形打不开门无法逃生...防灾专家:错!

文章来源:人才逃光,工程师、医师转卖小吃...当台湾穷到只剩下「小吃业」,还能活多久?

文章来源:「夹娃娃店」一间接一间开!年轻人如何从中学到「做生意的本事」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