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受信赖经济学家 预言美国经济风险

2018-02-09 16:17 网络整理

台湾时间2月3日,美国薪资成长数据缔造近9年来最强劲表现,与此同时,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跳升至2.852%,创下近4年新高,可能促使通膨压力升高。至2月5日的短短2个交易日,美股就狂泻逾1800点。

这是股市回檔修正?或是牛市终结的讯号?

去年十月起,美国联准会(Fed)开出退出量化宽松(QE)的第一枪,市场预期欧洲央行将于今年9月跟进,市场资金将因此从宽松走向紧缩。

值此之际,《商业周刊》独家专访被日本金融界誉为「最受信赖经济学家」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他曾指出,量化宽松并不能力挽狂澜,反而引发严重的市场动盪。过去一年来,是全球资本市场的盛宴,2月的股市修正,背后隐含今年的哪些经济变化?以下是专访纪要。

债券熊市到了?

大买家Fed缩手,市场难消化

《商业周刊》问(以下简称问):美国联准会已开始缩减资產负债表(简称缩表),但因应税改通过,以及扩大基础建设法案,财政部将加码发债,债券市场会迎来熊市吗?

辜朝明答(以下简称答):有可能,因为联准会已经开始让量化宽松退场。

过去QE期间,联准会大量购买债券,并在债券到期后,由财政部支付联准会费用,其再将该笔收益再次投入债券市场。不过,财政部并没有这笔经费,只能依靠发行新的债券因应,也就是从企业端借钱来支付。

然而,去年10月起,联准会宣布缩表,债券到期后将不再购债,等于财政部依然发行新的债券,却少了联准会这个最大的购债方,因为这笔费用将不再回到债市,企业与投资人也因此变得紧张,市场恐无法消化这些庞大的债券。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发债计画,其举债金额将逐年增加(编按:2018财政年度将举债9千550亿美元,较前一财年增幅84%,未来两个财年举债额估计会增至一兆美元),明年起美国财政赤字将较目前翻倍,可能对利率造成上行压力,所以我认为债券市场今后不会特别好,也会影响股市表现。

因此,联准会新任主席鲍尔(Jerome Powell)走马上任后,将面对巨大无比(humongous)的挑战。儘管缩表金额初期不大,但随着时间推移,影响将会越来越明显,加上多数国家已充分就业,基准利率有不得不上涨的压力,川普(Donald Trump)又不希望美元太强,综合考量下,若利率能缓步上升,让市场都能消化的话,也许还能安然无恙,但若出现意外,我不确定鲍尔是否有勇气和胆识迅速採取行动应对恐慌,这将是今年最大的风险。

美元应升未升会持续?

关键在川普看重贸易逆差

问:川普上任后,美元持续走弱,亚洲货币则随之升值,弱美元会成为未来的趋势吗?

答:虽然联准会逐步提高基准利率,也尝试让QE退场,照理来说美元应该要走强,但美元还是积弱不振,原因就在于川普相当重视贸易问题。

川普之前的3位总统任内,贸易并非他们关注的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按照利率差异,决定美元应该升值或贬值,但是川普上任后,全球便处于和过去截然不同的环境,「贸易逆差」才是他的关键字。

美国财政部长梅努钦(Steven Mnuchin)日前表示,弱美元有助贸易,虽然川普隔天回应不希望美元太弱,其实他的意思是美元长期会走强,不是明天就走强,别忘了,美国是一个巨大的赤字国家,这意味着美元将承受压力,短期内欲升值不易,且这并非只是川普现象,就算他不当总统,下个继任者依然不会改变现况。

税改通过,助升美元?

企业恐先拿减税的钱还债

问:美国税改方案通过,有不少企业表达返美的意愿,这不会帮助美元走强吗?

答:减税将可帮助美国经济,尤其降低企业税率是正确的做法,但何时会真正產生影响?我认为至少近几年内不会看到。

距离美国上次大幅度减税,已经是30年前雷根(Ronald Reagan)任内的事,花了他2个任期、加上继任者老布希(George H. W. Bush)一任,总共12年的时间,直到柯林顿(Bill Clinton)时期,才真的有了效果,所以我们也必须记住,儘管我认为川普的税改,有部分是好的项目,但是要期望美国经济就此起飞,我想可能会失望。

至于个人税的部分,如果你是进口商,早在3年前,油价下跌的时候就是一个大幅度的减税了!当时油价跌至1桶约30至40美元,许多人认为经济会好转,事实上并没有,原因在于,多数的企业在金融海啸之后,仍在修復其资產负债表。

事实上,美国、欧洲与日本的企业其实已有鉅额的盈余,这不是坏事。然而,儘管企业的资產负债表已完全修復,他们仍没有意愿借钱,这在零利率或负利率时代,是「非常不寻常的」。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