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海南女商人普佳琳对沈丘县法院的投诉

2018-06-22 21:02 网络整理

核心提示:近两年以来,河南沈丘县法院审判的一起经济案件引发公众质疑:海南女商人普佳琳竟然频频成为案件的第三方(第三被告),当地法院在冻结了其250万元后,仍不甘心,继续一审再审,最终把这名女商人推向了深渊。原本案件内容清清楚楚,但由于法官、律师、原告、被告的“联手”,硬是把这起案件给搅“混”了。6月5日,海南女商人普某向媒体来信讲述了她的遭遇。

  1.频成沈丘法院第三被告

  “表面上看这是一起复杂的案件,实际上就是法院工作人员和原告、被告联合起来,联手向第三方恶意诉讼。党的十九大后,法院还出现这样的咄咄怪事,真不应该。”

  我是林廷兴与徐公正、中建七局执行异议之诉一案的一方当事人,2016年,成了沈丘法院的第三被告,原来是有人(林廷兴)起诉了她曾经地合伙人徐公正,我则作为案件第三人被牵扯进去,同时,牵扯进去的还有中建七局。

  原因是,几年前,徐公正有1200万元以保证金的形式抵押在了中建七局,实际上徐公正并没有出1200万元,这些钱是徐公正的合作方我出资,为此有给徐公正的银行流水证据,而对此,徐公正也是认可的。之后,随着工程的进度,1200万元的保证金分批返还到普某手中,目前,还剩下600万元左右。

  然而就是这剩余的600万元保证金则被沈丘法院虎视眈眈地给盯上了,原来徐公正“欠”林廷兴钱,林转身把徐公正“告”了,结果,沈丘法院堂而皇之地把这批钱给“冻结”了。

  实际上,早在五年前,我和徐公正已经解决了合作关系,,但是沈丘法院提供了证据,昧着事实把自己和中建七局当成第三人,目的就是看上这剩余的600万保证金。

  本月,沈丘法院还要开庭审理一起经济案件,主角还是徐公正是被告,原告却是另外一个人,我们依然是第三被告。

  “而实际上,这都是套路。例如,徐公正到底欠不欠林廷兴钱,欠多少,我们不知道,甚至徐公正可以随便找多个原告来起诉他自己,其目的就是想贪占我们的保证金,而这些钱都是我出的,和徐公正没有任何关系。

  2.沈丘法院串通“高人”恶意诉讼

  张全清、李忠良二人是徐公正多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的幕后推手。其中,李忠良是河南广厦公司(国营单位)的总经理,这二人在沈丘当地有着深厚的政商背景。张全清、李忠良二人帮徐公正借款数千万元并作担保,又帮徐公正出谋划策,意图买通法院执行局法官、通过执行程序将徐公正的巨额债务推给中建七局,由中建七局来进行协助执行,达到免除徐公正对外债务的非法目的。

  本案申请执行人林廷兴是沈丘当地知名度极高的“高利贷专业户”,他放高利贷明码标价“4分5”的利息,在长期的“借贷-诉讼-执行”过程中,林廷兴与沈丘县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宋天义已经形成默契,林廷兴长期给宋天义案件执行标的额20%的高额回扣。在这种高额利益的驱使下,宋天义不顾违法违纪的风险以执代审,也不足为奇。除此之外,本案的幕后推手李忠良和沈丘县法院副院长周文兴、庭长王超宇是发小,交情深厚,李忠良多次向周文兴、王超宇承诺案件标的10%的佣金承诺;本案当事人之一徐公正和沈丘县法院副院长徐公辉更是同族近亲。

  “我了解到沈丘县法院与高利贷专业户们之间的复杂关系网之后,对沈丘县法院已经丧失信任,因此我坚决要求沈丘县法院对本案整体回避并提交了回避申请书,要求将本案移送到外地法院审理,但沈丘县法院对此不予理会。对此我也很无奈,以我个人的绵薄之力,去和中级法院、基层法院、高利贷专业户、幕后推手们的庞大关系网对抗,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3.周口中院副院长疑背后“操盘手”

  现任周口中院副院长的温新征则是这起案件的“操盘手”。温新征在周口中院主抓业务,民间多有传闻:温院长是出了名的包打赢、过路净,凡是有油水的案件,没有他不插手的。温新征利用上级法院对基层法院办案法官形成的管控压力和人脉关系,从2016年至今多次在案件办理的几个重要节点,插手该案的审理,造成本案程序和实体方面都一错再错。

  首先,是办案执行法官沈丘县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宋天义违法参与了执行异议的审查程序,这一严重程序错误已经由(2017)豫16民终4855号《民事裁定书》所认定。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