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囧途 从不满到理解

2018-03-04 08:22 网络整理

2018年03月04日 04:09 旺报

(王衍先/台北市)

前几年寒假,过完年后,由于开学晚,所以我跟在大陆的同学约好要去他们家走走,过去前往中国大陆,都是随队参访,跟着旅行社或当地接待的大学,一路都是坐大巴车,吃住什么的都有人给无微不至的打点好,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上路过,而这一趟路我要去两个城市,杭州跟上海,一个是从小听到大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一个是笙歌繁华的「上海滩」,都让我充满了憧憬跟期待。收拾行囊准备开始梦幻之旅,却没想到,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却往往是能够最看到一地真实的情况,我就在「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的心情下,开启了我这一路的「人在囧途」之旅。

厕所惊魂菸痰都来

最让我受不了的,可能就是沿路几乎无所不在的菸味。我不吸菸,也讨厌闻到二手菸味,但是如果别人在合法的吸菸区或特定无人之处吞云吐雾,我就也管不着,但是从下机开始,要去拿行李之前,我到卫生间去,首先是一阵浓浓的菸味扑鼻而来,我当下就震惊了,再接着,就看到一排厕所里面都飘着烟雾,当下我连想吐的心都有了,只想着赶紧急急忙忙上完厕所,衝出来拿行李。殊不料,在排队等待的时候,前面的人上完厕所就吐痰,如果是吐在小便斗里也还罢了,但有人则是转头过来吐在旁边,直接溅到我的帆布鞋上……他一副毫无意识到的样子转头,我大叫:「欸欸你吐到我的鞋了!」他整个人转了过来给我一声「蛤?你说啥!」,裤裆还没拉呢……我只好自认倒楣,乾脆连厕所也不上了,到一旁自己拿卫生纸擦乾净,再用水稍微冲刷一番。

走出来领完行李,要排队出关安检的时候,我开始困惑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队伍究竟是从哪里开始排队的?!因为虽然有栏杆阻隔,仅有一个入口,但是人群分为四五六七条排列,过一会儿我看出来了,越后来拿到行李的人,就想另辟路线,伺机而动,而且基本上是一家子或一伙人一起移动,所以一拥而上就成了「正线」,但我就一个人,反而成了「不合时宜」的「插队者」。

我也懒得指出别人插我的队,就慢慢推着我的行李想往前走。但过了一会我发现,我不只没有往前移动,反而还倒退了,因为其他人领了行李就一直从两侧插队然后把我往后推,我当下真的一肚子火,但忍着没有发作,直到一位推着行李车上载着孩子的先生硬是把我挤开,把我的行李撞倒在地,我终于忍不住用力大喊了一声:「欸,怎么这里每个人都在插队,这不是教给你们孩子们的榜样吧!」

我这么一喊,一旁的人都停了一下,然后附近的有好多带着孩子的大人,顿时尷尬了一下,这时场面一阵沉默,突然听到几声小朋友的声音,稚嫩的童音放开嗓子说:「爸爸,那位哥哥说得对啊,我们该排队,别插队!」「奶奶,咱们刚就插队啦,我给您讲还不理我哪!」「妈妈,我们别抢快呀,前面还长着呢!」

小朋友们更有自觉

那瞬间,我感到小朋友们明亮的嗓声,还有他们天真的心情,成了给我支撑的力量,因为虽然我先因为厕所闻到菸味而不适,被他人吐痰而不快,最后因为行李被挤掉而越来越不爽所以终于爆发,但爆发完才想到自己实在喊得太大声了,导致自己都有点不知如何下台,但好在小朋友们还是有双透明又清澈的眼睛,在我的大声呼唤之后,还是给了我最真挚又温暖的回应。当下,那此起彼落的童稚声音相互回应着,大人们也就顺坡下驴的善意回应,开始慢慢聚拢,集合成队。后来,这样反而更有效率,大家不用你挤我推,也就顺利的出了关。

见到朋友之后,我迫不及待的跟他说刚才的遭遇,他笑着跟我说:「你这真的是绝逼了,通常我们都是跟大家比速度比块头,还有比厚脸皮的,大声嚷嚷说别人插队的好像从来没见过,因为这种插队已经是常态跟习惯了,大家习惯这种生活模式,所以一旦你被别人插队,你就在下一次插队回来就行,没有什么问题的。当然啦,可能你是软软的台湾口音,所以你这样一喊,小朋友们回应的多,是吧,就觉得怎么你们这种南方台湾腔连抗议都抗议得这么偶像剧,哈哈哈!!」

因为期许所以批评

后来,我们有次在排队等计程车的时候,我们看到有计程车司机进来里面揽客,依据先前的经验和认识,我知道这叫作「黑车」,当然里头的乘客们都一脸不想搭的样子,但是那位司机不仅多次几番的重覆骚扰客人,还一边抽着菸,菸味就这样四散开来,直到最后有位女乘客受不了而大声向他吼「给我走,别烦人」,当场的服务员才反应过来,向他挥挥手说「去去去,别惹事」。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